品文吧 > 科幻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二卷 叫我城主大人 第一百六十章 深藍之橋

第一百六十章 深藍之橋

    國王遇刺的事情似乎對奎爾拉斯毫無影響,看上去他壓根就不關心這個。

    從理論上來說,教會和王國的確是兩條平行線,不相干也正常;但冰雪女神教會在東部王國內部有著巨大的影響力,誰當國王,其實對教會的利益是有巨大影響的。

    而藍衣教又在這個巧妙的時間點出現了,不由讓人浮想翩翩。

    當然,奎爾拉斯不提,徐楠也不會自討沒趣。

    這個時候,注意力放在霜冬寶藏上就行了,奧菲反復叮囑過徐楠羅恩墓穴的重要性。

    更別提霜巨人遺留下來的好東西了。

    用過晚飯后,一行人按照原來的方式,分散出門。

    他們離開了雪原城的主城,按照奎爾拉斯給的地圖,順利地抵達了城外南部的烽燧堡。

    烽燧堡是一個小堡壘,隸屬于雪原城,本來是一個兵營,后來因為沒有戰爭了的緣故,漸漸開放,變成一個軍民混合的小城堡。

    最終,他們在烽燧堡的一條相對隱蔽的下水道入口匯合。

    這一次聯手探索霜冬寶藏的人不算少。其中大半的都是伊芙琳的力量,包括一小隊精英職業者,他們聽從宋英的領導;那些跟隨宋英抵達砂齒旅店的暗月德魯伊倒是沒有跟過來。

    奎爾拉斯帶的人很少,只有兩個護衛,他們應該是守護奎爾塞拉多年的追隨者了,一個合格的盾衛者和一名老練的近戰武士這樣的組合足以在面對任何挑戰的情況下,為奎爾拉斯的施法騰出時間和空間來。

    小茉莉和杰洛特當然也跟了過來,前者是寶藏的開啟者,后者是奎爾拉斯重點盯住的對象。葛雷最終是沒有跟來,他和徐楠打過招呼之后,默默地潛入了人群之中,也不知道他會去哪里。

    徐楠這邊,只有他和秦樂樂了,兩人還各有任務。這也沒辦法,這大老遠的,他也不方便從佚名城調人,而且羅恩墓穴的任務,必須要保守秘密。

    當然,他也不怕勢單力孤的問題,畢竟他還有一頭很能打的天界鵝。

    ……

    人員集結之后,他們趁著夜色的掩護,進入了下水道之中。

    這里的下水道治理很差,不僅會出現大片大片的鼠群,甚至還出現了一些會咬人的怪物。

    不過在這樣編隊的戰力面前,這些小怪物都無足輕重,最多只是讓人覺得心煩。

    一行人在下水道行走了三十分鐘,最終抵達了下水道的盡頭。

    那是一座生了銹的鐵十字大門,大門上有鎖。

    奎爾拉斯默不作聲地掏出鑰匙,直接開啟了這把鎖,沒有人多嘴詢問鑰匙和鎖的來歷,大家來這里都是有目的的,奎爾拉斯既然聲稱做好了準備,在他失手之前,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選擇。

    鐵十字大門后面是相對溫暖干燥的甬道。

    和下水道的環境不同,這里的環境相對好了很多,哪怕鐵門看上去關閉了很久奎爾拉斯開鎖的時候都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但空氣依舊沒有那種令人反胃的污濁感。

    徐楠在鐵門后的甬道里發現了一些軍用物品。

    和烽燧堡上面的軍營里類似的規格。

    “烽燧堡、或者說雪原城的軍隊,曾經試圖開發這里過。”

    他心中默默下了判斷。

    甬道很長,往地下延伸,好在兩旁都有煤油燈,點燃之后自然可以照亮前路;而上面還非常細心地留著通氣孔,在這個世界算是非常先進的設計了。

    徐楠一度懷疑烽燧堡的軍隊能否有這么強大的施工能力和精巧的攻城結構設計能力。

    又過了很久。

    他們順著甬道往地下方向走了三百米左右,路過了很多類似軍械庫、倉庫、小廣場和營地的設施,最終很安全地抵達了奎爾拉斯口中的深藍之橋的入口。

    深藍之橋,據說就是橫跨主物質界和霜巨人墓穴的重要橋梁。

    只有走過深藍之橋,才能抵達他們想要去的地方。

    而時之鼓和阿特薩姆后裔,是啟動深藍之橋的唯一鑰匙。

    “前面就到了。”

    “諸位稍等一下。”

    奎爾拉斯熟練地招呼道。

    這里的甬道開闊了很多,形成了一個小廣場。一行人分散開來,但沒有放松警惕雖然一路上走過來都很安全,但這畢竟涉及了一個遠古神靈的寶藏,稍有不慎就容易萬劫不復。

    “那就是深藍之橋嗎?”

    甬道走到這里,前路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一道宛如果凍的深綠色凝膠狀物體組成的“門”。

    徐楠不確定該用什么稱呼來指代這奇異的存在,可能還是門比較貼切吧,雖然門上的膠狀物還在不斷蠕動,仿佛有生命似的,讓人有些畏懼。

    其余人對這扇門也非常警惕,包括宋英在內,所有職業者都下意識地里那扇門遠遠的。

    小茉莉的臉蛋俏紅俏紅的。

    她看上去有些沒睡醒,但精神上很亢奮,脖子上掛著時之鼓,嘴里一直念念有詞。

    徐楠一直在觀察隊伍里的每一個人。

    他其實是一個不太會察言觀色的人,晉級**使徒之后,觀察從職業要求變成了一種本能。

    超靈視界可以透露出很多常規世界看不出的東西。

    小茉莉的情緒非常高漲,如果不是奎爾拉斯在旁邊,他甚至忍不住想要替小茉莉分擔一點“興奮”的要素。興奮太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特別是對這么一個小孩子來說。

    “就算是要進到先祖的墓穴里,也沒必要這么興奮吧?”

    “她在激動什么?”

    徐楠回憶起小茉莉為數不多的話語,心中不由有些詫異:“難不成,她還在堅持嘗試復活她的先祖?那件事情,不是已經被米倫證實是通古斯的陰謀了嗎?”

    除了小茉莉之外,其余人的情緒也有所起伏。

    從剛剛進入烽燧堡下水道時的興奮,到后面的麻木,到現在的緊張和激動……大多數人的情緒要素曲線是一致的。包括奎爾拉斯。

    自始至終,只有兩個人的情緒沒有變過,那就是秦樂樂和宋英。秦樂樂的情緒穩定大概是因為她的任務只是跟隨杰洛特,宋英這個女人就比較恐怖了,她的情緒要素波動幾乎為零。

    如果不是怕惹惱這位大姐,徐楠都忍不住想要進一步探索她的靈魂柱了。

    就在這個時候,奎爾拉斯開始行動了。

    他用白色的粉筆在地上畫了一個大圈。

    圈子里,一個個繁復的神術符號快速出現,奎爾拉斯畫的很快,圈子里的神術氣息也越來越濃郁。

    眾人都有些敬畏。

    這一手神術陣的刻畫,奎爾拉斯便稱得上是大師。就算他不是傳奇,在神術陣的刻畫幫助下,應該也能和傳奇強者交手。

    “這個神術陣是用來聚集信仰的。”

    宋英忽然低聲開口:“老頭有跟你說過,深藍之橋需要信仰之力才能開啟嗎?”

    徐楠輕輕搖了搖頭。

    奎爾拉斯只提到了時之鼓懷表和阿特薩姆后裔。

    “不會太麻煩的,很快就好。”

    奎爾拉斯頭沒抬,繼續畫著。

    沒多久,一個粗略的神術陣便完成了。

    “需要我們禱告嗎?”有人問到。

    “不需要,你們的信仰不夠虔誠。”奎爾拉斯一點也不客氣。

    那人聳聳肩,沒說什么。

    杰洛特好奇地看著那個神術陣,這個陣法他也非常熟悉,是教會布道時常用的手段,可以用來凝聚信徒的集體心。

    唯有圈子左側三分之一處的地方,符文出現了一些變化,超出了他的神術知識。

    他和徐楠一樣,很好奇奎爾拉斯要用這個凝聚信仰的神術陣做什么。

    答案很快揭曉。

    伴隨著神術陣被激活,淡淡的白光閃過,隱約還能聽到一陣陣的贊美詩的吟唱聲。

    蓬勃的信仰之力突然涌了出來,宛如噴泉一般,凝聚成了實體!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信仰之力,還能這么凝聚的嗎?

    奎爾拉斯凝聚的信仰之力,究竟來自于何方?

    沒有人開口詢問。

    神術陣里,偶爾閃過一些殘破的影像,徐楠仿佛看到一群虔誠的教徒坐在狹窄的教堂里,默默吟唱著神圣的贊美詩。

    他們的面孔非常年輕,贊美詩唱的不是很流利,但信仰卻異乎尋常的堅定。

    “嗯?”

    忽然間,一個略有些眼熟的面孔閃過。

    徐楠見過這個人,盡管只是幾面之緣,但昨天晚上在采集羞恥要素的時候,他碰到過幾次。

    那是一名藍衣教的傳道者。

    “奎爾拉斯凝聚的是藍衣教的信仰之力?”

    “按理說,他是冰雪女神的神術師,凝聚自家信徒的信仰之力是很正常的,但他和藍衣教不是沖突狀態嗎?”

    “還是說,整個雪原城已經找不到正常的冰雪女神的信徒了?奎爾拉斯只能這么做?”

    這個解釋很勉強,徐楠不太相信。

    他更愿意相信,奎爾拉斯就是故意凝聚的藍衣教的信仰之力。

    這些信仰之力一開始洶涌而出,很快就溫和了下來,在奎爾拉斯的控制下,變成一團團水汽,吸附在了那綠色凝膠狀的大門上。

    大門的顏色漸漸變成了藍色,并出現了一個細細的孔洞。

    “茉莉,可以了。”奎爾拉斯的聲音很平靜。

    在眾人的注視下,小茉莉顫抖著手,將時之鼓放入了那個孔洞之中,她的小手也伸了進去。

    凝膠狀大門陡然開始旋轉起來,圍繞小茉莉為中心,仿佛最璀璨的星空,變幻出無數奧妙的圖案。

    奎爾拉斯的神術陣消失。

    刺啦一聲。

    仿佛有什么東西撕裂了。

    凝膠狀物體瘋狂地往后撤去,小茉莉的手里,仍然握著那只精致的懷表。

    “快跟上!”奎爾拉斯喊了一句。

    眾人跟著小茉莉一路往前。

    他們前方,凝膠狀物體瘋狂退散,他們后面,又有黑色的霧氣徐徐用來,仿佛在驅趕他們不斷前進一般,著實有些詭異。

    好在沒多久,他們就踏上了一座水藍色的石橋。

    凝膠狀的物體到此為止就消失了。

    石橋的彼岸,有一座蔚藍的湖泊。湖泊里有一座開闊的島嶼,奧術帝國的研究所,就在那座島上。而霜巨人的墓穴,應該就在研究所的下面,至于羅恩的墓穴,還要更深一些。

    一行人小心戒備著,快速地穿越著石橋。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注意到石橋下方的情況。

    一個個黑影正在以僅僅比他們慢一點點行走在橋下的水底,從倒影的角度來看,他們似乎正在踩著石橋的影子行走!

    這詭異的一幕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大家有些不安。

    奎爾拉斯只是看了一眼,哼了一聲:

    “是那些鬼鬼祟祟的寶藏獵人。”

    “霜巨人墓穴的入口不止烽燧堡一處,但深藍之橋只有這里有。”

    “我們打開了墓穴的大門,其余的入口也會本能地隨之打開,他們估計得到了墓穴的消息,一直在其他入口守著,這會兒就跟進來了。”

    “不過不必擔心,這些人抵達休眠之湖的速度要比我們慢……至少半個小時。”

    說罷,他壓根就沒看河底下那些黑影,帶著杰洛特和小茉莉以及自己的兩個護衛,大步流星地前進。

    深藍之橋上有神力禁制,徐楠無法使用魔毯,只能步行。

    好在他的腳程不慢。

    大約十分鐘后,他們便抵達了休眠之湖附近,回頭看了看,奎爾拉斯沒有說謊,那些影子仍然在水底踟躕前進,速度比他們慢了很多。

    他們似乎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寶藏獵人嗎?”

    “會不會有其他勢力的強者?比如第九莊園的人?”

    徐楠始終沒有放下綠光。

    奎爾拉斯計劃看上去再周密,有了積寒日慶典上的烏龍,徐楠始終會懷疑他仍然存在被人誤導的可能性。

    好在自己提前進了墓穴,就有了先手。

    “必須要盡快找到羅恩的墓穴!”

    他和秦樂樂等人沖到了休眠之湖,發現這湖泊沒有結冰,湖邊有很多小船,奎爾拉斯二話不說,帶著自己人找了兩條小船,開始劃船前往湖心的島嶼。

    這湖水也帶著神性,能到這里的人自然不是傻瓜。

    大家紛紛有樣學樣,找到小船跟進。

    徐楠自然也沒有落后。

    很快的,最前面的幾只小船眼看就要抵達湖心的島嶼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風平浪靜的休眠之湖,突然地掀起了十級大風浪!

    嘩啦啦的一下。

    巨大的水浪突如其來,直接掀翻了好幾艘小船!

    其中就包括徐楠和秦樂樂乘坐的那條小船。

    剛一落水,徐楠就感受到一股凄厲的寒冷徹骨而來,還沒等他丟下一個防寒結界,耳旁忽然傳來一聲驚呼

    和他一同落水的秦樂樂,被一陣詭異的風吹了起來,整個人眼看就要被吹到天上去了!

    徐楠立馬伸出手,抓了過去。

    “抓住了!”他面色一喜。

    然后兩個人一起順利地被吹飛了。

    ……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