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說 > 虐愛:惡魔請放了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過夜
    虐愛:惡魔請放了我正文第一百四十五章過夜天氣變化無常,現在大風呼呼的刮起,下起了瓢潑大雨。

    小桐吃好飯已經進去背書,外婆吃了一些飯菜便坐在沙發邊上打瞌睡。

    蘇若純收拾了碗筷去洗。

    上官南就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偶爾從廚房里傳來碗筷的聲音。

    “你是若純的老板對嗎?”在上官南百般無聊的時候,蘇若純的外婆董明香聲音悠悠傳來。

    上官南放下手機,對著董明香點了點頭。他來過錦園不少次,董明香因為常年臥病在床,精神很差,幾乎都沒有怎么交流。

    今天她突然問起,上官南不知不覺的端正自己的坐姿,心中突然有些緊張。

    “好久都沒有看到小陽了,是不是他們吵架了?”董明香聲音有些微弱,但也問得清楚。

    上官南沒有想到董明香會問這個問題,且他看到她問這個問題時,好似很多事情她都是知道的。

    “……”上官南想說什么,最后還是閉嘴什么也沒有說。

    “我家若純是苦命的孩子,既然和小陽有緣無分,那我也希望她日后找個平平凡凡的男朋友,過完下半身就可以了。

    她福薄,還是不要再交往到名門望族或有錢子弟,畢竟她是平民的身份,還是不要要被傷害的好。”董明香緩緩的說,聲音沒有任何起伏,也沒有很嚴肅,就像聊家常一樣。

    可是聽在上官南耳里,就立刻聽出了她要表達的意思。

    “像您這樣年輕有為,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董明香見上官南沒有說話,她像一個慈祥的老人一樣,跟他聊聊家常。

    “……還好!”上官南想說沒有,最后換成還好兩個字。

    他已經聽出了董明香的意思。

    且她看穿了他的心思,所以她才會說出那樣的話。

    如果他否認沒有女朋友,那就是欺騙,所以他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就隨意的回答她。

    “那有時間就應該多多陪伴您的女朋友,我們若純她習慣了一個人,您不必為了一個員工,浪費掉青春時間!況且,人多是非多,女朋友吃味的話,她可是會遭殃的!”董明香說完,緩緩的站起身子,摸索的往房間去。

    “好。”上官南像是一個乖孩子一樣,應了一聲。

    “今晚雨大,上官公子,慢走不送!”董明香走到房門口,轉過身子,目光看著上官南,用疏離淡漠的聲音說,意思很明顯,希望他現在就離開。

    上官南哪里遇到過被人趕走的陣仗,他從小走到哪里,他都是那一顆耀眼的存在,巴結都來不及,今日還是被一個老人像瘟疫一樣趕他離開。還有剛才最后的那一眼,哪里是個遲暮的老人,明明是個什么都看得很清的人。

    “外婆,你們在聊什么?”在上官南有些躊躇不定,要走要留的時候,蘇若純已經收拾好了全部,她擦拭著手,剛好走出來。

    “若純,上官公子他說他要回去了!”董明香目光看向上官南,緩緩的說。

    “哦,不過現在外面風大雨大,你還是等一會再走吧!”蘇若純看了下,外面的滂潑大雨更是雷雨交加,確實不是怎么好開車。

    “我有事情,還是不留了。”上官南臉色有些難堪,董明香趕他離開的言語這么明顯,他怎么能還能留下。

    “可是……”蘇若純話未說完,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已經向門口走去。

    “上官南!”蘇若純急急的叫住他,因為她看過天氣預報,現在這個時候出去可能會遇到臺風,那很危險的,況且他不可能不知道。

    上官南被她焦急的喊了一聲,停下了前進的步伐,轉過身子,只見她纖細的身子站在廚房門口,長發被她隨意扎起,明媚且嬌艷,露出一張有些漲紅的面容,兩手垂直在兩側,想說什么。

    “……我這里雖然簡陋,但還是干凈整潔的……”

    “你想說什么?”上官南擰起眉頭,不知道她想要表達什么。

    “那個……我意思是……你……你可以委屈自己將就住一晚嗎?現在出去,有些危險,臺風隨時會到來!”蘇若純說話舌苔都有些打結,眸光還在悄悄打量他的反應。

    因為上官南是有潔癖的人,單憑他的洗澡間都要有她整套房子大,讓他擠住在那小小的房間一個晚上,可能他不會同意,但她希望至少得等過臺風再離開,不然出了任何事情,她會被上官家剝皮都不夠彌補的。

    “……好。”上官南剛才被董明香的話本來就有些郁悶,傷及到了他大少爺的自尊。現在他的心情就好像被掃空了一般,想到能躺在她睡過的床上,深邃的目光頓時亮了起來。

    “房間有點小,你今晚將就一下,實在不行,也得等臺風過了再走。”蘇若純說著便走進房間里,準備換新的床單被褥。

    上官南跟著她走進去,見她手正在打開一套嶄新的四件套,便說:“不用換了。”

    蘇若純手一頓,她是很了解上官南的脾性,他的房間,女傭幾乎都是每天一換,從不敢忘記。

    “一會就好。”蘇若純還是決定換掉,因為那是她的房間,都是她睡過的,且都是她的味道。

    “我困了,現在就想睡。”上官南直接側身躺了下去,雙手枕在腦后,然后閉上眼睛。

    微弱的燈關照在他俊美的臉上,長長的睫毛掩住他那雙冷漠深沉的雙眸。

    他的個子太高,就這么一躺,原本玲瓏小巧的床瞬間變成了窄小可憐的小床。

    蘇若純最后沒法,還是沒有繼續下去,把東西放起來,走了出去,將房門關上。

    待蘇若純離開,他嘴角揚起一抹笑意,然后撐開雙眼,打量起她的房間。

    第二天起來,蘇若純起得很早,幫小桐做了早餐,也給外婆煮了粥。

    也不知道做什么早餐才和上官南的胃口,因為昨晚他也只是吃了幾口飯,夾了幾塊菜。

    蘇若純心想,反正馬上就要去上班,他還是去公司吃好了,但也得做做樣子,還得靠他吃飯呢,不能得罪他的。

    于是就煎了兩個荷包蛋,煮了一碗面條,放了幾根青菜,不過看起來也不錯的樣子。

    剛弄好,上官南整理了一下有些皺褶的衣服走出來,手里在打著電話:“帶一套衣服到公司。”

    蘇若純將一次性的毛巾,牙刷,牙膏遞給他。

    他也不客氣,就往公用的洗漱間去。

    “姐姐,我先上學了!”小桐吃好了早餐,跟蘇若純打招呼便走了,他看了一眼上官南的方向,不敢跟他說話,他對他是有些膽怯的。

    “她是姐姐的上司,小桐不要害怕,去跟哥哥打個招呼。”蘇若純心里明白,小桐因為上次被南宮影嚇著了,所以他對陌生人有些陰影。

    小桐走到洗漱間門口,正猶豫著要不要跟姐姐的上司打招呼,上官南已經走了出來。

    “……”上官南沒有注意到小桐,徑至走了出來。

    小桐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話,就走出去上學了,心里暗暗的說:“姐姐的上司好冷漠,還是離他遠遠的好。”

    上官南注意到了桌子上的面條,勾了一下嘴角,笑意蔓延在他原本冷漠的眸里。

    “……”蘇若純沒想到他會在這里早餐,他吃東西很慢,但是很優雅,原來男人吃個東西,都能吃出一道美麗的風景。

    “走吧!”上官南吃好了東西,見蘇若純還站著愣愣的,便喊了她。

    “哦。”蘇若純回過神來,有些尷尬,剛才她竟然看著他吃東西發呆,于是她拍了拍腦袋。

    剛到公司里,蘇若純跟著上官南到了辦公室。

    “阿南!”慕容琳一身品牌裝扮,精致的妝容顯得猶如掉入人間的仙子,她聲音嬌嗔,很自然的伸手準備挽住上官南的手臂。

    “你怎么會來?”上官南看了緊跟在身后的蘇若純一眼,微微側過身子,讓慕容琳的動作落了一個空。

    上官南的動作,慕容琳看得很清楚,手在空中一疆,看到他有些皺褶的衣服,眸里已經開始波濤洶涌,隨后很自然的掩過去。

    “我哥哥來找你,所以我跟他一起來的。”慕容琳依然笑意嫣然,聲音輕柔的說。

    “上官少。”隨著一道溫潤的聲音,慕容殿推門走了進來。

    “慕容少。”上官南也跟著打了個招呼。

    蘇若純知道他們在聊事情。

    他們有合作的項目,所以,蘇若純經常能見到慕容殿,開始的時侯,確實有些驚訝的。

    蘇若純站在辦公室門外,被一道高跟鞋的聲音由遠及近,最后停留在她跟前。

    慕容琳打量著蘇若純,臉上一派笑意,卻讓人毛骨悚然。

    “慕容小姐,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忙的?”蘇若純恭敬的說。

    “什么忙都可以幫嗎?”慕容琳壓低聲音,陰測測的問。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范圍,我絕不推辭!”蘇若純依然不卑不吭的回答。

    “那……讓你滾,離他遠遠的!”慕容琳聲音冷意重重。

    “對不起,這是我的職責,我不能遠離他身邊。”蘇若純淡淡的回答,也不顧她陰沉的臉色。

    “我可以給你雙倍的價錢,還有所有的違約金,只要你答應離開!”慕容琳依然不死心的說。

    反正她覺得,沒有什么事是錢解決不了的,錢嘛,她家雖遠不及上

    官家,但是她有的是。

    “謝謝慕容小姐抬愛,等到合同到期,我自然會離開。”蘇若純看著驕傲不可一世的慕容琳,眼里的火苗幾乎燃起。

    她身側的兩只手,已經緊緊的握起。

    “你擔心他的安危,還不如擔心自己身邊親人的安危,我說的對嗎?”慕容琳說著,然后大笑著離去。

    蘇若純看著已經遠去的背影,雙眸瞇起,容色冰冷,自言自語的說:“你敢動他們一根汗毛,我要你慕容琳的命!”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