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說 > 猛卒 > 第四卷 安西行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召王夜宴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召王夜宴

    一連幾天,郭宋都在關中各地給陣亡將士家屬送信,面對悲痛萬分的陣亡將士家人,他的心情也格外沉重。

    這天傍晚,郭宋回到了清虛觀,牽馬剛走進大門,師兄甘風迎了上來,“師弟,你到哪里去了,我到處找你!”

    “師兄,有什么事?”

    甘風取出兩封請柬,“都是今天上午送來的,你自己看看。”

    “麻煩師兄了!”

    郭宋接過請柬,一份是趙騰蛟送來的,他父親左衛大將軍趙關山過六十大壽,特邀請他出席。

    郭宋問道:“師兄,朋友父親過六十大壽,一般送什么禮?”

    “要看你朋友父親是什么身份,然后交情怎么樣?”

    “身份是左監門衛大將軍,交情也就一般吧!”

    甘風想了想道:“說實話,長安人家過壽都很現實,送銀子是最讓人喜歡的,但你朋友父親有點身份,送銀子不妥,你可以去買個預祝長壽的吉利之物,我建議物品價值不要低于三百貫。”

    郭宋忽然想起多寶閣內有一對白玉壽桃,拳頭大小,價值五百貫左右,送它作為壽禮最好。

    壽辰就安排在后天,自己還得去買件衣服,好在他手上的任務都差不多解決完了,最后一個士兵家屬在長安城,明天一早就去送信。

    郭宋回到自己大帳,坐下閉眼休息片刻,他才取過第二份請柬,是召王李送來的請柬,竟然是請他今晚在太白酒樓赴宴。

    坦率地說,郭宋并不想去赴這個宴,一是他沒有心情,其次他也不想被卷入皇位的爭奪漩渦中。

    但考慮到李雪中送炭,送來了二十幾頂大帳和很多生活用品,這么大的人情放在這里,他不可能裝作視而不見。

    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快到了,無奈,郭宋只得換了一身衣服,走出了大帳,臨時軍營內很安靜,大部分士兵都派出去了,李季去了河東蒲州,梁武去了延州,大帳內只有十幾名士兵看家。

    “長史要出去?”一名隨從跑上前問道。

    郭宋點點頭,“我有點私事,你們就不用跟隨了,你們好好吃飯休息,明天咱們再去最后一家。”

    郭宋索性也不騎馬,出門雇了一輛牛車,前往平康坊太白酒樓。

    一名酒保領著郭宋上了三樓白玉堂,只見門口站著幾名侍衛,一名侍衛問道:“可是郭長史?”

    郭宋點點頭,“正是!”

    “殿下已等候多時了,請進吧!”

    郭宋推門進了房間,房間很寬敞,被三扇精美的屏風隔成里外兩間,外間幾名琵琶女在彈琴低唱,里面放著一張很大的坐榻,上面擺放了一圈低矮的桌子,五六人圍著在桌前。

    只聽李呵呵笑道:“郭長史來了。”

    郭宋走過屏風,歉然抱拳道:“我剛剛才回長安,來晚了!”

    坐榻上除了李外,還坐著四人,年紀都不小了,看樣子都是朝廷官員,郭宋只覺其中一人依稀眼熟,其他都比較陌生。

    “郭長史請坐,這里不方便,我們就不站起身了。”

    李笑著請郭宋坐下,郭宋身旁正是郭宋看著有點眼熟的官員,好像在天子御書房門口有過一面之緣。

    郭宋忽然想起來了,“你是.....韓相國?”

    男子捋須微微笑道:“老夫韓,郭長史,我得向你道歉!”

    郭宋坐下笑道:“韓相國何出此言?”

    “老夫身為吏部侍郎,才剛剛得知郭長史出任安西都護府長史之事。”

    “天子的任命,傳到吏部也會脫節嗎?”

    “有時候會出現,但這種情況很少,至少在我出任吏部侍郎的這兩年還是第一次,這是我的失職,我向郭長史道歉。”

    郭宋淡淡道:“這應該不是你的責任吧!”

    旁邊另一名年紀頗大的官員憤然道:“朝中都知道,元載才是真正手握吏部大權之人,吏部里的要害職務基本上都是他安插的人,任人唯親,蔑視天子圣諭,把朝廷搞得烏煙瘴氣,此人就是奸相國賊,他一日不除,大唐就一日不寧。”

    郭宋對此人頓時刮目相看,這位是誰啊!指名道姓炮轟元載,朝中還真沒有幾人能做到。

    “這位前輩是”郭宋問道。

    韓笑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也是剛調回京的大唐名臣,以書法名動天下,顏真卿聽說過嗎?”

    郭宋肅然起敬,起身行禮道:“久聞魯郡公大名,小子失禮了。”

    顏真卿已年近七旬,剛從荊州刺史任上被調回京城,還沒有任命官職,他嫉惡如仇,最看不慣元載的貪贓枉法,今晚是韓邀請他來赴李的宴席,他也毫不猶疑答應了。

    顏真卿笑著擺擺手,請郭宋坐下,目光贊許道:“郭長史置生死于度外,悲壯西征,令人敬佩,大唐有此慷慨赴義之士,大唐之幸也!”

    召王李又給郭宋介紹另外兩人,他指著身旁的一名老將道:“這位是軍中元老,扶風郡王馬,曾任尚書左仆射,你應該也聽說過吧!”

    又是一位重量級人物,不等郭宋起身行禮,馬卻給他跪下行一大禮,嚇了眾人一跳。

    “老郡王,這是為何?”

    馬含淚道:“我聽說安西都護府尚在,令我心急如焚,恨不得領軍殺回去,可惜我已有心無力,多虧郭長史率軍西去,聯絡了安西駐軍,老夫不勝感激,唯有大禮相謝!”

    馬是安西軍老將,對安西的感情極深,他多次上書要求朝廷西征,但都沒有結果,令他深為遺憾。

    李連忙道:“今天是本王請客宴會,大家都隨意一點,以后有時間再交流,我再給郭長史介紹最后一人。”

    他指著一名最年輕的官員道:“這位是杜黃裳,也是朔方軍出來的,現任侍御史,和本王私交很好。”

    又是一個名人,杜黃裳是唐憲宗時的宰相,他曾是郭子儀帳下從事,用今天的話說,他曾是郭子儀的秘書,最早在秘書省任職,陪召王李讀書,所以兩人私交很好。

    眾人一一見禮,李拍了拍手掌,美味佳肴立刻如流水般端了上來,還上了三瓶眉壽酒。

    眾人斟滿酒,李舉杯笑道:“今天本王有一點雅興,特請諸位一起飲酒,同時也將郭宋小友介紹給大家,雖然朝廷某些人對郭長史的功勞視而不見,但公道自在人心,這第一杯酒,我建議敬郭長史。”

    眾人一起舉杯,笑道:“恭賀郭長史圓滿完成任務,凱旋歸來!”

    眾人一飲而盡,侍女又給眾人斟滿了酒,郭宋心中感動,起身舉杯道:“感謝召王殿下和各位前輩厚愛,郭宋這杯酒敬召王殿下,也敬各位前輩!”

    說完,他舉杯一飲而盡。

    ……….

    書房內,李適負手站在窗前,黑著臉聽取盧杞的最新報告。

    “消息確實可靠,在太白酒樓的白玉堂內,召王宴請了五名大臣,韓、顏真卿、馬、杜黃裳和郭宋。”

    “他們談些什么?”李適冷冷問道。

    “具體談什么不太清楚,但我們的人說,隱隱聽到他們談及西域。”

    “我猜他們一定會談到西域。”

    李適重重哼了一聲,“不知好歹,虧我還想重用他,太令我失望了!”

    盧杞暗暗得意,他終于成功地改變了李適對郭宋的觀感,他低聲道:“他盡管畢竟年輕,但不可能不懂去赴召王的宴席意味著什么?殿下,這是他的選擇。”

    李適黑著臉半晌道:“本王知道了!”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