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說 > 李朝萬古一逆賊 > 功名利祿不足愁 7.鐘匠說打發條簧
    眼前的這名牙商喚做于大順,非常樸實的名字。就是閔家仆人介紹的可靠牙人中介,圓圓的臉笑起來很和氣。

    身材也不甚高,約莫一米六的樣子,刨去了那雙厚木底鞋可能一米五五。雖是圓臉,卻不是胖子。大抵只是天生了一張討喜的臉,老天爺賞他這碗飯吃。

    四十歲的年紀,已經是經驗豐富,入行多年的老牙人了。于大順甚至有自己的牙店,即使只是一家小小的門店,也說明他的口碑和實力兼具。

    洪大守和金斗吉的要求不高,普通的院子,有兩進即可,三進也行。不需要太大,最好距離典洞、校洞還有吏曹衙門近一些。

    漢陽城再不大,那也是有接近四十萬人口的大城市,如果天天靠兩條腿走,那要不了半個月,洪大守的的小腿就能粗壯一圈。

    反正也不差這點錢,租個近一點的房子,也方便辦事。

    按于大順的說法,如今最合算的是漢陽東南面,也就是靠近漢江這一側,上次五牛分尸教徒,冤殺周文謨教士的光熙門左近的一間院子。

    以前也是某個兩班人家的宅院,但是后來斗爭失敗,家產沒收了。其中也包括那間院子,變成了漢陽府衙門的官產。

    空置了超過十年,如今他們家的后人基本死完,不會平反或者再起了,所以漢陽府就大膽的拿出來賣或者租。賣的話最好,租雖然也可,但總要訂一年以上的長約。

    洪大守看著感覺還行,雖然是犯官舊宅,但洪大守又不迷信這玩意兒。

    可一來里城內稍遠有點路,二來官產的房子總怕后面來找補。

    說白了就是怕他以后坐地漲房租,而且還是漢陽的縣官加現管漢陽府衙門的官產,你根本沒處兒去告去。

    另一處位置極好,在典洞的邊緣,三進的院子,該有的都有。是一個全羅道的兩班失意歸家之后留在京中的住所,這位則指定只租不賣。

    大約是還打著將來起復,從新做官的注意。那在漢陽的房子自然不舍得脫手,拿出來租的原因也只不過是弄兩個維護銀子。

    同時,如果房子讓人住著,這房子就能有人氣。這東西大概算玄學?反正屋子空久了,進去就會有點不舒服的感覺。屋子也會顯得比同樣時長卻有人住的屋子,更加破敗一些。

    至于租金的話,一個月是朝鮮制二十兩,也就是白銀五兩,沒有什么押金。也要求租金一年一付,只訂立長約,提前退租不退錢。

    由于是兩個人出錢,洪大守和金斗吉一人十兩,對如今的兩人而言,完全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這點小錢盡有。

    以后都是要做官的人,要有身份體面,要有待客之所,連金斗吉都覺得要好點的屋子。

    很快就訂了契約,洪大守他們出租金的百分之一,房主也出百分之一,當中介費。

    房主留在漢陽的家人把二百四十兩的灣商兌票取走,道了一句明年他還會再來的,就打著包袱卷兒離開漢陽,回全羅老家。

    于大順看生意成了,熱情的給洪大守他們介紹仆人和奴婢的生意。洪大守的兩頭騾子,還有金斗吉的馬總要雇一個照顧牲口的,三個大男人不會做飯總要雇一個煮飯婆,然后就是門房長隨,灑掃漿洗。

    沒有洗衣機和洗衣粉,每天洗衣服就是一件大工程,所以古代就經常能看到某人的母親靠給人家洗衣服把他養大之類的。這活兒很累,很是不容易。

    門房和管家,洪大守預定給韓氏兄弟了,這就不要了。其他的雜使仆役奴婢,只用了兩個小時,于大順都帶來了。

    家世清白的漢陽本地人,聽口音就知道沒錯,所以洪大守大方的雇了他們。至于金斗吉還有一個額外要求,他多花了幾十兩,從漢陽伎房里典了一個二十二歲的伎女出來。

    老婆孩子在鐵山,他需要一個暖腳暖床的。

    最后就是打聽奢侈品的牙商,洪大守把有象來儀自鳴鐘先取了出來,上好發條,自鳴鐘就開始叮叮當當的旋轉移動起來,很是精巧。

    于大順并非沒有見過自鳴鐘,甚至可以說見過很多,畢竟鐘表已經進入東亞地區好幾百年了。東亞各國都有各種各樣的鐘表傳世,日常中的使用也不少。

    “呀,殊為精巧難得,怕不是禁宮造辦之物。”于大順一點不吝惜的付出贊美。

    “你給我聯絡個牙商,此乃清國的佳品。”

    “不知作價幾何?”

    “你估算呢?”這是太監買一送一偷來的,不要錢,洪大守哪里知道價錢。

    “總在二千五百以上!”于大順試探著說出來。

    “嗯。差不太多。”洪大守微笑著點頭。

    林尚沃和金斗吉可是知道底細,這是附贈的,一毛錢不要,什么價錢都合適。饒是如此,身價過萬的金斗吉也驚異于原來這玩意兒這么昂貴。

    “那老爺您如何?”

    “你把他取走,我只要二千五百兩,多的都與你做牙金。”

    “好嘞!”于大順眼見有的賺,立刻招呼了一個伙計跑出去。

    沒多久帶著一個頭裹布巾,手腳粗大的矮壯男子被伙計帶了進來。

    哪個明顯是工匠的人,一眼看到自鳴鐘就再也挪不開,上前左端詳,右揣摩。就差上去親一口,摸一把了。

    “配一個螺鈿漆盒更能賣出價錢!”

    “不知老爺是怎么帶回國的?”那個工匠終于上手了。

    “就木盒盛裝啊!”洪大守指了指那個隨便配的的木頭盒子,以前也許是個書箱。

    “從燕京一路走來,不下五千里,居然并未磕碰損壞,運轉如新。”于大順都驚訝不已。

    “老爺,那還是再打幾條發條簧備用吧!”

    那個匠人低頭和洪大守以及于大順建議道,如果賣出去的自鳴鐘,運轉三五天就壞了,那于大順在漢陽牙商中的名聲肯定要大受影響。

    如果提前預備著發條替換,就可以保證不出紕漏,出了問題立馬替換。

    而洪大守卻只聽到“發條簧”三個字,那不就是彈簧嘛!

    有彈簧那等于有什么呢!等于簧輪槍,等于燧發槍!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