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第一斬妖師 > 第一卷:斬妖師 114 : 重奪身軀
    這一聲吶喊,直擊蕭羽內心深處,宛如銀針利刃一般穿透那無窮無盡的黑暗,直達蕭羽耳朵,原本昏睡著的蕭羽被這聲歇斯底里的吶喊聲喚醒。

    雙眼一睜,人已醒來,再看自己雙手雙腳均有一根鐵鏈,似被拴住,蕭羽張嘴想喊,卻發不出聲,用力一拉,鐵鏈立即繃直,拉拽束縛著自己。

    再觀,此刻的蕭羽眉頭一皺,站在原地木楞住了,臉色劇變,似已覺察到蕭羽已經醒來,束縛著他的鐵鏈也逐漸起了漣漪,鎖扣隱顯裂縫,似要斷裂。

    林耀忠滿頭大汗,血如泉涌般滴落在地,發出類似水滴般的聲響,這個聲音雖小,卻能穿透黑暗,傳入蕭羽的耳朵。

    “蕭羽,控制住它!”林耀忠再次咆哮道

    這一聲直達蕭羽耳里,再瞧,蕭羽咬緊牙關,用力拉拽著鐵鏈。

    ‘嘡’一聲清脆地響聲,一根鐵鏈斷裂開來,蕭羽右臂瞬間可動。

    再看,蕭羽此時怒目圓睜,滿腔憤慨地怒視著林耀忠,嘴里一聲咬牙切齒,滿是殺意道:“本尊殺了汝這螻蟻!”

    說完,蕭羽伸出右臂,欲掐林耀忠脖頸,就在險些觸碰到林耀忠脖子的那一剎那。

    蕭羽停下了手,表情帶有一絲猙獰,似掙扎著。

    蕭羽眼里竟顯現出了一絲柔情,他嘴里帶有一聲哭腔道:“師兄!”

    林耀忠見蕭羽似乎意識有著些許清醒,忙咽下嘴里的血,哭喊道:“蕭羽,不能被它控制住,清醒過來!”

    又是一聲吶喊,宛如利劍穿透黑暗,刺入蕭羽耳里,蕭羽用力掙脫著束縛住自己的鐵鏈,一瞬,右腳鐵鏈斷裂開來,蕭羽又奪回了自己身體更多的控制權。

    此時,蕭羽滿臉憤怒,咬牙道:“汝這螻蟻憑什么能約束本尊,啊...”

    見,蕭羽咆哮起來,體內猛地驚迸出一股妖邪之氣,宛如氣浪般朝四周擴散沖出。

    林耀忠未曾擋住,被氣浪震飛四五米開外,直至背部猛地撞擊在地面之上方停,再看四周地面均已裂開,塌陷一尺有余。

    再看,蕭羽渾身青筋暴起,似極其痛苦,滿臉掙扎。

    黑暗之中,蕭羽又將左手鐵鏈拉斷,蕭羽隨之開口歇斯底里地喊道:“汝,這螻蟻,憑什么能束縛住本尊,憑什么!”

    黑暗之中,蕭羽雖不能開口說話,但,他眉頭一皺,一咬牙,用力一掙,將鎖住自己左腳的最后一根鐵鏈掙斷,一聲暴喝,張嘴而出聲:“因為我是蕭羽,你給我回去!”

    喊聲而出,見,黑暗驟然閃爍出金光萬丈,一瞬,數十道金黃色鐵鏈從蕭羽背后沖竄而出,直奔黑暗盡頭,一時,只聽鐵鏈發出嘩啦啦作響。

    頓時,蕭羽清醒了過來,雙眼再次見到眼前,被自己打傷的眾人,一時而哭,身體也頓感一陣疲軟無力,頭腦一暈,徑直摔倒在地,昏死過去。

    ......

    待到蕭羽再次清醒之后,自己已身處斬妖師大殿,地底監獄之中,雙手雙腳被鐵鏈拉拽著,鐵鏈之上滿布符文咒語,身上則被如蛛網般的紅繩捆綁著。

    腳下踩踏著一個巨型圓形誅妖陣,四周則掛滿黃布咒文,四處角落插立四面旌旗,除此外,頭頂上方懸著七把寶劍,排列為北斗七星狀,這種陣仗似將蕭羽當做妖魔對待。

    除此外,面前刻滿咒語地鐵門之外,還有二名腰別一錢的斬妖師負責看守。

    蕭羽醒來,倍感口干舌燥,又被四仰八叉的拉吊著,早已沒了太多氣力,故而虛弱地輕聲呼喊道:“水...水...”

    聽到牢里有聲音傳來,一名看守人員忙扭頭走到鐵門前,從鐵欄往里一看,見蕭羽已經醒來,忙回過頭道:“他醒了,你看著,我去通報他們一聲!”

    說完,這人忙邁步小跑著朝一處通往地面的樓梯跑去。

    片刻過后,鐵門外傳來了聲響和腳步聲,緩緩地,鐵門被人推開。

    蕭羽臉色煞白,嘴唇干裂,虛弱地抬起頭朝鐵門看去,只見三四名腰別三錢,四錢的斬妖師走了進來。

    除此外,還有一名腰間別有一金,身高一米八,似二十出頭,體態偏瘦,穿一襲深藍色長袍,無有佩劍,手中握有一把一尺半長的扇子。

    眉宇似劍,表情嚴肅,五官端正,皮膚白哲,系一馬尾垂于后背,左右肩各有一縷頭發披于胸前,咋一看似文人墨客,英俊瀟灑。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蕭羽,嘴里輕聲而問旁人,道:“這就是你們所說的那個擁有鳳凰之力的斬妖師:蕭羽?”

    旁人點頭一應:“是,就是他!”

    “哼”這人一聲冷笑,再次仔細打量一番,又瞧了瞧四周后說道:“四道鎖鏈術,北斗七星劍陣,朱砂繩,四旗電滅術,誅妖陣,八面黃布殺陣,他究竟是有多強?需要這般陣仗?”

    旁人回道:“小人不知,不過據慕容恬和慕容嫣兒所說,此人吞天弒地,必需讓我們嚴加看守!”

    ‘哼’這人面露一絲笑意,不屑道:“看來所謂的江南三杰,也不過如此嘛!”

    說到這,這人邁步向前,剛欲朝蕭羽靠近,旁人急忙伸手攔住,道:“大人,慕容恬大人說,請勿讓人靠近于他,需等三法師之一的:慕容子夜前來查看后,方行!”

    這人絲毫不曾理會旁人嘴里所說,邁步向前而走,嘴里滿是不屑道:“斬殺個不過五六百年道行的小妖夜離,尚敵不過,還需佩金者前來的人說話,你們也信?”

    說完,這人上前伸手托起蕭羽下巴后,仔細瞧了瞧他,一聲冷笑,隨后伸手替蕭羽把脈一摸道:“依我看,這小子也就這樣,體內雖有真氣,但卻不多,頂天三四錢的樣子,不足為懼!”

    說完,這人松開手,再次來到蕭羽面前,輕聲道:“解開鐵鏈,暫且放了他!”

    旁人一聽,忙說:“大人,慕容...”

    這人嘴角一揚,轉過身子,滿臉不屑道:“有我在,沒事的,放了他!”

    “可,慕容恬下了令,必須得等到三法師之一的:慕容子夜到來后,經他查驗后方...”

    “怎么?”男人眉一皺,眼一瞪,語氣變得嚴厲且又凌厲道:“他不過是個五錢的斬妖師,我乃佩金者,論官職我比他高,按帝國法律來講,他也必須得聽我的!”

    “可,若是慕容恬怪罪下來,我等...”

    “好了!”這人提高了聲調,道:“出什么事,我來承擔!”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