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九川帝尊 > 第一卷 龍菩 第四十一章 裂縫
    吳宣兒和周星辰與火龍纏斗起來,但火龍是陣靈,只要是在陣法之中,就是不死之身。

    陣法是吸收天地中的靈氣來維持運行,所以只要天地間的靈氣不枯竭,火龍就永遠存在。

    于是吳宣兒與周星辰也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周牧青一劍將火龍碎滅之后,就再不去理會,而是俯身觀察。

    地面之上,一道道復雜的紋路閃爍著紅色的光芒,周牧青似是想起什么,直接將氣海之中三分之一的靈氣涌入天眼之中。

    天眼吸收了周牧青的靈氣,直接蒙上一層金色的光澤,緩緩睜開了一絲縫隙,但卻是無法維持太久,一瞬間就已經閉合。

    而就是這一瞬間,周牧青的腦中頓時清晰無比,直接做出了無數的推斷,地面上的紋路在周牧青的眼中都是層次分明。最終視線猛地右移,直接看向某處。

    那里,就是陣眼所在之處!

    周牧青直接調動體內靈氣,包裹在體外,身體的表面頓時蒙上一層青色的火焰。

    他沖進烈火之中,逐漸靠近了陣眼所在之地。

    火龍似是有所察覺,直接“昂”地一聲怒吼,向著周牧青暴沖而去,就連對于驚龍的畏懼似是都沒有了,要將周牧青直接撕碎!

    周牧青找到陣眼的時候,火龍已經是沖到了周牧青的背后。

    只見地面之上是更加復雜的紋路,但就在這些紋路之中,有一個火紅色的光球,那便是陣靈本體所在之地!

    而陣靈本體的下面,就是陣眼!

    周牧青沒有去管身后的火龍,而是直接用燃燒著青色火焰的右手一把抓起陣靈本體。

    此時火龍距離周牧青只有一拳的距離,但卻直接消散。

    大陣的火焰失去陣靈之后,都是削弱大半,溫度也是急劇下降。

    周牧青手中的陣靈方才還是一個火球,此時化為一枚紅色的晶體,上面只剩下一層微弱的火焰。

    周牧青將陣靈收進儲物戒指之中,然后用驚龍猛地一劍劈在陣眼之上。

    四周的火焰瞬間消散,陽光重新揮灑下來,原本火紅色的大地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周牧青收回驚龍,地面之上此時已經多了一張打開的卷軸。

    而卷軸之上,有一個破洞,此時已經是不能再次使用了。 也幸好周牧青擁有天眼,否則的話要破解這個二階陣法起碼得兩個時辰,這還是在沒有陣靈的前提下,否則要耗費更多。

    吳宣兒和周星辰都是松了口氣,而小火則是依然站在那里,這陣靈的攻擊對它來說根本不用躲,打在身上跟撓癢癢沒什么區別。

    周牧青走了過來,拿出熾玄火陣靈,說道:“這陣靈是用熾玄火制成,很是不弱,若是將它提煉出來,用來筑道基正為合適。”

    “我可不要啊,老大,我已經有了用來筑道基的火種了,你給他吧,他的實力也快開靈了。”吳宣兒指著周星辰,還沒等周牧青說完,就直接打斷。

    “那好吧,”周牧青點了點頭,看向周星辰,說道“星辰,你還沒有道火吧,這道火就給你留著了。”

    “那行,在進來之前還真沒想這方面……”周星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周牧青和吳宣兒等人先是恢復靈氣,而后在這期間周牧青將熾玄火成功提煉出來,儲存在聚靈陣中,聚靈陣曾經就存放過青火,用來儲存熾玄火正合適。

    周牧青拿出一塊玉牌,將靈氣涌入,上面頓時出現了三個紅點,其中兩個在正中間,幾乎緊挨著,而另外一個卻是指向正前方。

    “是小彤姐姐么?”吳宣兒湊了過來,問道。

    “對,一會兒我們先去找到彤彤,”周牧青看著玉牌中的紅色光點,說道,“沒想到她還在玄墟界,竟然沒有傳送。”

    “也許是為了等老大呢,”吳宣兒笑道,臉上浮現出兩個小酒窩。

    “或許吧。”周牧青也是笑了笑。

    玄墟界中盡是平原,但卻沒有任何的植物,整片大地都是黑色的土地,有的地方還有漆黑可怖的裂縫。

    幾人將靈氣恢復后,就直接沿著紅點指示的方向前進,期間由于周牧青是陣法師的原因,倒是成功發現并且避開了幾座陣法,也在中途碰到過幾座已經被觸發的陣法,但周牧青都沒有去多管。

    現在,找到周雪彤是當務之急。

    周牧青走著走著,突然停下腳步。

    吳宣兒也停了下來,轉頭問道:“怎么了老大?”

    周星辰也是停了下來,疑惑地看向周牧青:“是不是前面又有陣法?”

    周牧青搖了搖頭,說道:“是彤彤,紅點不在邊緣了,也就是說,我們距離她已經很近了。”

    “那我們快加快速度吧,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她了!”周星辰連忙說道。

    “可問題是,紅點指向的地方,是那里。”周牧青伸出手指,指向一個方向。

    吳宣兒與周星辰順著周牧青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條猙獰寬大的裂縫自無盡的遠方而來,一直延伸到周牧青幾人前面一里處。

    “彤彤姐在……裂縫里面?”吳宣兒小嘴微張,驚訝地說道。

    周牧青點了點頭,說道:“這裂縫之中有些詭異,其中像是有什么東西,但又說不清楚,只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里面應該是不簡單。”

    “我們還是先到那里看看吧,然后再想想辦法。”周星辰說道。

    周牧青點了點頭,邁步向著裂縫走了過去,兩人一獸隨后跟上。

    幾分鐘后,幾人走到了裂縫的盡頭處,只見眼前的裂縫出奇地大,視線一直追溯到地平線也看不見另一端,仿佛是被一把巨大的斧頭給劈開一般,非常筆直。

    而向腳下看去,竟是沒有絲毫的斜坡,也是筆直朝下,這么看來就更加像是人為造成的了。

    但若是要造成如此大的裂縫,得需要多么強大的力量才能做到?周牧青暗暗心驚。

    從地面之上向裂縫之中看去,只見其中漆黑一片,竟是看不清任何事物,而裂縫之中還有一股股寒氣散發而出,令人毛骨悚然。

    “老大,我們……是要下去么?”吳宣兒過來拉著周牧青的手臂,遲疑地問道。

    “這里恐怕真沒那么簡單,這寒氣刺骨,絕非尋常!”周星辰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下去。”周牧青凝重地說道,“彤彤必定在這里面,不知道正在經歷著什么,或許有危險。”

    周牧青將玉牌拿出,上面紅點顯示,周雪彤就在周牧青前方不遠處。

    “那我們要怎么下去呢?”吳宣兒問道,“這里這么光滑,連個斜坡都是沒有。”

    周牧青想了想,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塊木頭,用靈氣之中的青火點燃,順著裂縫邊緣丟了下去。

    木塊發出強烈的光芒,直到百丈之后,才落到了地面之上。

    周牧青眼神微瞇,隨即拿出一根麻繩,說道:“只有百丈深淺,而且兩邊沒有什么異常。我們在這里固定繩子一端,順著繩子向下,就能到達底部了。”

    周星辰想了想,也覺得可行,于是幾人將繩子一端用木樁插在邊緣固定,順著繩子一個接著一個爬了下去。

    周牧青在最下面,只感覺空氣中的溫度急劇下降,直到百丈之后,才一腳踩在了地面上。

    而之前丟下來的木塊,早已燃燒殆盡,化為一團灰燼。

    吳宣兒第二個下來,緊接著周星辰也是踩在地面之上。

    而小火則是直接跳了下來,落在地面之上。

    四周盡是無盡的黑暗,周牧青的視線只能看清腳下,而其他人的身影盡皆是看不清楚。

    吳宣兒的小手從下來的時候就一直緊緊地拽著周牧青的衣角,一下也不肯松開。

    在這種黑暗陰冷的環境下,周星辰也是有些緊張,但卻是強自鎮定。

    周牧青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三顆夜明珠,一人手中拿著一個,微弱的光亮這才為周牧青等人的視線中增添了一抹色彩,但也只能照到十丈左右。

    周牧青四處打量,此時他們正站在裂縫底部,兩邊都是石壁沙土,四周陰森森的,出奇地安靜,有些詭秘。

    周牧青將玉牌拿出,只見其中的光點正指向裂縫的中央,距離周牧青不是很遠,大概也就能有五百丈左右。

    “我們走吧。”周牧青說著,直接邁步向前走去。

    吳宣兒心底害怕,此時更是直接緊緊地摟住了周牧青的手臂。

    周星辰也是連忙跟上,幾人一同向著裂縫深處走去。

    越是向里面走,空氣就越是寒冷,周牧青體內靈氣中火氣旺盛,倒是不怕,但吳宣兒與周星辰此時都是穿上了一件棉衣,這里此時的溫度恐怕滴水都能成冰,沒突破開靈境之前,恐怕就算是鐵人都扛不住。

    溫度還在逐漸下降,吳宣兒身體都有些顫抖起來,就連呼出的氣體都是化為陣陣冰霧,小臉凍得通紅。

    周牧青感受到吳宣兒顫抖的嬌軀后,直接運轉起體內功法身體瞬間溫度升高,竟是直接升騰起陣陣霧氣。而吳宣兒竟是像得到了什么稀世珍寶一般,直接撲了上來,整個人掛在了周牧青的后背之上,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